首页 >  文化  > 视频|学界纪念钱谷融百岁诞辰:先生的性情是值得一生“不断阅读

视频|学界纪念钱谷融百岁诞辰:先生的性情是值得一生“不断阅读

2019-11-12 16:24:47
[摘要] 探向远处的写作——读周晴小说《像雪莲一样绽放》殷健灵|文近年来,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题材各异的儿童文学原创作品,这和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的日益回归理性有关,和纯正儿童文学评判价值尺度的厘清有关,也与读

毛泽东沙扬在钱谷融百年诞辰研讨会上的讲话

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钱先生和万艳的早期经历。尹国明和钱老下了这么多棋,故意输掉来逗老人开心。在场的洪倩见过王先生哭,但我从未见过他...我真的‘嫉妒’你。”昨日,在荔湾畔,中国当代文学研究者、钱学森的朋友和弟子齐聚华东师范大学,延续和发展“新文学”传统——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和钱谷融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。香港岭南大学中国文学教授许子东于20世纪70年代末在钱谷融求学。听完大家对钱先生生平的回忆,他感慨道:“钱先生和五四运动不仅仅是100年的巧合。借用钱理群的话说,钱学森始终是五四运动的研究者,也是实践者和继承者。”

钱谷融出生于1919年9月28日。98年后的同一天,他去世了。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和著名文学理论家、教育家钱谷融诞辰100周年。从五四运动提出的“人类文学”概念,到20世纪50年代“文学是人类科学”理论的形成,再到改革开放以来人文观念的巨大变化和文学形式的不断变化,中国的“新文学”经历了艰难曲折的探索过程,留下了一系列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,促使学术界对钱谷融留下的思想遗产进行了深入研究。

2017年初,当《文汇报》记者在钱谷融家中采访时,钱老写下了他的祝福(由徐洋拍摄)

1957年,38岁的钱谷融发表了《论作为人学的文学》,这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文本。它融合了他在文学核心问题上的思想和发现,如空谷和脚步声,在文坛上引起了巨大反响。1961年,他发表了《鲁迅杂文的艺术特色》,这是我读过的关于鲁迅的最精彩的文章之一复旦大学教授、评论家高元豹说,钱谷融先生带给他的是,学习需要大量的知识,我们必须首先把握文学作品中闪光的具体而感人的细节,从而在文学史、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之间形成有效的张力结构。

“两年前的9月28日,我们仍然握着王先生的手,祝他生日快乐。李先生是五四运动的同辈。从1919年到2019年,人生旅程有多丰富:李先生已经活了一百年,他生活在春天和秋天。他学过文学,历史悠久。”评论员王雪莹谈到:钱老不拘泥于僵化的理论,而是有具体的审美实践。他是一个在人类成长过程中思考“人学”奥秘的智者,也是一个在文学研究中体验生活各种趣味的仁人君子。他在光消散过程中对审美的执着形成了他的审美人生观。她热情地说,如果把生活比作一部长篇小说,导师钱谷融就是一部“值得经常阅读”和“经常阅读新内容”的经典作品。他能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读懂不同的品味。

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回忆说,20世纪70年代初,当他阅读钱谷融的系列文章如《作为人学的文学》和《人的谈话》时,他有一种新鲜的感觉,“钱先生从艺术和人学的角度进入了文学史。”他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,他坐在观众席上,听钱先生介绍他培养研究生的经验。“当时,他有句谚语,‘有些人说父母给学生生命,老师给学生未来。但是作为一名教师,我不会给他们一个未来。好人进进出出。坏人进进出出是不好的。"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"陈思和认为,钱先生是一个极有智慧的人,他把自己的名誉、地位和利益一扫而光。“他自卑、懒惰、无能,因为时间越忙,越混乱。他非常清楚,当他应该说的时候,他应该说得更多。”

20世纪70年代末,钱谷融在家学习。

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山仍然记得钱先生非常尊重“五四”文学前辈。“中国师范大学中文系有两位前辈,徐杰和施哲村。钱先生经常谈论他们。钱先生招收第一个硕士学位学生时,讲师不能独立招生,他们必须和徐杰教授一起指导他们。在此之前,部门安排我做徐先生的助理。他们俩住得很近。钱先生多次说徐先生老了,并提醒我尽可能多帮忙。”

然而,钱谷融不仅具有哲学和善良的性格,而且还有许多可爱的特征。学者曹倩仍然记得,有一次他在医院吊死后带着钱回家。“老人坚持要我在他家吃午饭。他收到了北京10月编辑部的精装版《小团圆》。他说他会让我先看看。转念一想,他不愿意放弃。像个孩子一样,他说我会先读一读,然后给你。面对他喜欢读的小说,老人希望能先看一看。”

“我们聚集在这里是因为钱先生在天堂的伟大人格的召唤。钱先生是有天意的,听了弟子们这么多肺腑之言,一定会哈哈大笑。”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石矛安说,这位钱谷融老人活着的时候喜欢笑,他也喜欢看学生笑。“他和我的导师徐中玉坦率、谦逊、迷人,而且不太会算计。也许这也是他们长寿的原因。”

谈到长寿,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朱国华最近写了一篇题为“擦洗屏幕”的文章关于长寿部门是如何炼成的——徐中玉先生和钱谷融先生同时在一起,读者喜欢谈论它。(https://wenhui.whb.cn/zhuzhan/xue/20190917/289767.html)

在他看来,钱先生无疑是一个典型的性情中人——他口头上说的是他喜欢诋毁自己“懒惰和无能”。其他人称赞他擅长训练学生,而他总是说他只擅长处理提供的材料。“关键不是他假装谦虚,而是我相信他是这样认为的。尽管钱先生的命运艰难,但他始终是中国“新文学”发展的见证人、参与者和领导者。他探索生活在阳光和苦难之间的真理的智慧总是让我们想起中国“新文学”所固有的美好而广泛的本质。"

20世纪90年代,钱谷融(中国)、徐中玉和王元化在江苏省

“在近百年的漫长岁月里,读王先生写的书很容易,但王先生写的不成文的文章将对子孙后代大有裨益。”正如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童石军曾经写道: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教了这么多学生这么好的老师,把优秀学生作为他最重要作品的老师,将永远是无数读者和思想家的好老师和乐于助人的朋友。

中华彩票网 1分6合彩 山西11选5